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科院人物
要让人家看得起 首先自己要了不起——访优秀党员、保卫处处长吴春江(图)

作者: 湖南科技学院 摄影: 系统管理员

2015-12-19   点击次数: 30   字号:【    

要让人家看得起 首先自己要了不起

——访优秀党员、保卫处处长吴春江

记者 刘宇航 张云芳

时值寒冬季节,外面凉风习习,学校保卫处长吴春江的办公室却暖意融融。这种温暖,是因为采访过程的侃侃而谈、气氛融洽、轻松愉快而温暖,也是因为我们对他的务实不失幽默、儒雅不失坚毅、执着不失圆和暗自佩服而温暖。12月14日下午,保卫处处长吴春江就平安校园建设及部门精细管理等问题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记者:如果不是听别人介绍,看您穿这身制服,我们真不敢相信文雅的您是保卫处长。

吴春江:呵,这说明保卫工作不是一个看脸的工作。当初组织任命我为保卫处长,有人说我是匹“黑马”,一是肤色较黑,二是出乎意料。我以前从事的主要是团学与评估工作,跨度很大。

记者:这样的转变,您当初有压力吗?

吴春江:怎么会没有呢?既有刚获提拔的欣喜,也有接受信任的激动,既有小试牛刀的冲动,也有面临未知的忐忑。但很快,我发现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一是领导的重视、学校的投入为保卫工作筑起了坚实的后盾;二是历任的拼搏、多年的积累为保卫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三是师生的支持、集体的力量为保卫工作形成了良好的氛围;四是员工的支持、无私的帮助为我个人的适应提供了最大的便捷。

记者:今年来保卫战线捷报频传,上半年学校被评定为湖南省2015年度“平安高校”建设立项单位,下半年在全省高校综治工作考评中深受好评,名次靠前,教育厅领导表扬“工作很有起色”,刚刚又获得学校年度宣传工作“先进集体”称号,有人说这是高开高起,风生水起。

吴春江:你言重了,愧不敢当,硬要说成绩,充其量也只是胡了一把“起手胡”。这也是集体的荣誉、集体的功劳。再说了,“这奖那奖不如师生的夸奖,这杯那杯不如师生的口碑”,我们做工作并不只是为了去评奖项争名次,归根究底还是要做实实在在的工作,让师生员工有实实在在的安全感。

记者:请问保卫工作的总体思路是什么?

吴春江:就是吴小林副校长在今年4月全校综治工作会议上提出来的,“四防一体,五抓到底,创建平安校园,努力提升师生安全感与满意度”。“四防”即加强人防、物防、技防、心防建设,“五抓”即抓方向、抓队伍、抓机制、抓长效、抓创新。这既是方向标,也是方法论,它是我们保卫工作的总体思路和根本遵循。

记者:我们浏览保卫处网站,发现每周都更新“工作推进表”。请问下具体的做法。

吴春江:这是我们推进目标管理、目标考核的一个做法。不打无准备的仗。每周星期天,我就和周晓锋副处长商量下周主要工作安排,然后将工作内容、工作要求、完成时间、完成责任人进行明确,星期一就在部门网站、工作QQ群和部门信息栏进行公布,这样,大家就对本周要做哪些事、什么时候做、怎么做有个大致的了解,各就各位,各司其职。到周末,我们对照工作推进表进行销号管理,对工作任务没有完成的要分析原因,如果是因为主观原因、努力不够造成工作延误要对相关责任人进行批评,并与年终绩效考核挂钩。

记者:这样会不会得罪人?

吴春江:部门负责人一个人都不敢得罪,最终得罪的是整个事业,得罪的是全体员工。学校这次绩效工资改革深得人心,我们要以此为契机,充分发挥好奖励性绩效工资的导向激励作用,奖勤罚懒,奖优罚劣。保卫处准备进行内部年终考核,对排名靠前的员工上浮分配系数,排名靠后的则要下降。上浮下降的比率要有一定力度,否则就是象征性、应付式的,起不到杠杆作用,我们要让“吃苦的吃香,实干的实惠,有为的有位”。

记者:目前保卫队伍共有多少力量?您是如何加强队伍建设的?

吴春江:一个单位,没有纪律好不了,没有成绩长不了,没有感情受不了。学校保卫队伍共有三支力量。一是学校保卫处,共有15名干警;二是实行了安保社会化,共有49名专职保安;三是学生护校队,共有队员24名。学工系统为每栋寝室还配备了公寓保安。队伍建设一靠管理,二靠激励,三靠素质。首先,精细化定岗定责,事事有人干,人人有事干,避免吃大锅饭。其次,科学化考核管理,公平、公正、公开、及时、有力的加强考核,作为绩效分配、晋职晋级、评先评优的重要参考。对于专职保安,考核不合格的则责成安保公司辞退调换。再次,常态化提升技能,通过培训、演练、研讨等多种途径提升业务能力与工作水平。然后,人性化情感激励,通过交流沟通、新老党员谈心会、退休同志欢送会、参加集体比赛、集体活动等形式凝心聚力。

记者:我们刚看到保卫处的同志都着制服,是不是有这规定?

吴春江:这是我们亮明身份、体现担当的一个方式,我们有硬性规定。着装也体现一个人的精气神,很难想像,一个穿着邋遢、精神萎靡的保卫干警在犯罪分子面前能有多大的震慑力。陈弘书记曾经专门就这个问题作过强调,保卫处是个准军事化部门,不能跟电视上那些东倒西歪的杂牌军看起来一个样。

记者:有人说,干保卫工作没有什么含金量,没有什么成就感,干不了教学的去干后勤,干不了后勤的去干保卫,请问您怎么看?

吴春江:要让人家看得起,首先自己要不了起。任何工作,你要把它做好,都是一门科学、一门技术、一门艺术。再说,保卫工作是一门融合了管理学、社会学、公安学、心理学、信息学等多学科知识的系统性工作,要实现科学化、精细化、专业化管理远非一朝一夕、不费吹牛之力就能完成。保卫处的同志也许学历不高、职称偏低,但我可以负责任的讲,他们可能是校园里最早开始工作、最晚才入睡的人群之一。他们有自己的办公室却很少坐在里面,而是满校园的巡逻、检查。他们值夜班的时候凌晨两、三点才敢睡觉,一个电话过来,就要立刻赶往出事地点。每年的节假日甚至除夕、春节,保卫处也得坚持值班。每当学校有大型活动,保卫处都会制定安全预案,提前检查现场,实施安保措施,直到活动结束大家才敢松口气。保卫处的工作在外人看来可能没什么大事,都是鸡毛蒜皮的事,但是哪一件你要是做不到位,就可能留下安全隐患,真的是一刻也不敢放松, 保卫工作不是中心,但它影响中心;保卫工作不是全局,但它贯穿全局。

记者:保卫处今年在安全教育方面开展了哪些工作?

吴春江:主管副校长吴小林提出了“心防”的工作理